咨询热线

疫苗之殇

发布时间:2016-03-23 09:09 访问次数:
银川装修公司整理关于近期比较热的社会话题,银川装修小编更是愤怒非常,感觉国际大法还是不够严肃,诸如此类 斩立决!
《疫苗之殇》成为朋友圈热传暴款,因为他的内容实在惊心动魄,不寒而栗,具足了朋友圈传播的几大要素:其一内容够吸引眼球,并且有图有真相,其二、事关孩子,比较容易体现自己的爱心,其三、对政府及相关机构进行无声鞭挞,可以体现出足够的正义感。

所以,自媒体为了能够快速出位,就在不遗余力迎合这种传播理心理,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

但是,另外两点却不太容易被朋友圈所关注:其一、这是一篇旧文,三年前的,就像那篇自黑国人在泰国铲虾的暴款一样,也是一年多前的冷饭,并且抽掉了当时的背景因素;其二、早就有专家指出,即使在当年,这篇关于疫苗的报道也不符合行业现实与科学常识。

 

正应了那句老话,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万能的朋友圈加上急求出位的自媒体正在把这种特质不断放大,已经构成了目前社会传播领域的文化之殇。貌似拷问别人的良知,银川装修其实自己已经失去了良知。

如果此风漫延,其后果远比山东贬卖非法疫苗流的母女,为害更烈。
2

何以见得呢?

按照西方人总结的吸引力法则,这个界只是接收你的思想,然后以生命体验的方式,把这些思想回馈给你。 不仅美好的事物会被吸引过来,那些不太美好甚至丑恶、有害的事物也是自己心念吸引过来。

所以,如果真地希望自己生活变得美好,你必须释放善念,如果真希望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你也必须投注正能量。

 

有人说我揭露恶,不就是在弘扬善吗?

 

这就是我们最容易在思想上滑落的地方,一生求好,结果却越来越差。

当过老师的人都非常清楚,你不能希望孩子成为你批评的反面,但如果你用激励教育,多半都会成为你表扬的正面。比如你的愿望是希望孩子学习变好,如果你一天到晚跟他讲学习不好就完蛋了,你怎么越来越差了呢?你怎么可以不好好用功呢?你不可救药了,结果通常就是学习不好。

但如果你换一种方式表达,有机会就讲谁谁学习好,结果如何如何;你如果学习好,将来如何如何;你目前的学习越来越进步了,你真棒!结果孩子就会越来越好。

 

我们面对成人,面对这个世界也是一样的道理。吸引力法则也是以同样的方式在起作用。

 

只要你在讲恶,比如传播《疫苗之殇》这种妖魔化的内容,令这个社会产生愤怒、恐惧、怀疑、撕裂、悲痛等情绪,即使您轻轻一转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希望这种恶之花不要再有,这个愿望就像希望孩子学习好一样,无可厚非,但客观上,您用的方法却是前者,因为您传播的还是恶之花,按照吸引力法则,将来回馈给您自己的也是这种负能量,同时也让这个世界变得更不和谐。

 

这一点用佛法非常容易理解,因为人造业或者种因的根本是思想,将来感什么样的果取决于有什么样的思想,而这个思想最终感果需要爱取滋润,也就是说在心里反复地思维,以令种子增长广大。

比如同样在传播疫苗之殇这件事情上,对于始作俑者是为了吸粉,其出发点源自贪心,而为了达到吸粉目的,他旨在激发大众的嗔心--对政府的仇恨心理,银川装修分公司同时他隐瞒了这是一个过期不实报道的真相,客观上愚弄受众,对应的就是痴心,贪嗔痴三毒俱全,这就是一个标准的从无明开始的恶因;泡制成文上传的过程,是恶因种子生根发芽,传播之后不断地得到自他的转发呼应,就是集合大家的共业来撒水施肥滋润这颗恶种子,一旦条件成熟的时候,感召催生出的就是一颗比那个所谓疫苗之殇更大的恶果。而朋友圈中轻轻一点,客观上就做了他的帮凶,佛法里称为见作随喜,未来的恶果自己也分了一份。

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因为以暴易暴、没有因为口诛笔伐、没有因为怨怨相报而变得更加和谐安宁。真正的太平盛世,恰恰是礼乐为治的时代。

3

所以,在这方面,儒家的圣人,实在高明。

我知道您心中早就不服了,可能正在用流行的西方观念在质疑,难道就不要公平、正义、法制、监督了吗?

您问的很有道理,两千五百年前我们的先祖就把您的问题想透了,那时西方人还在茹毛饮血。

 

话说孔子到了楚国的叶地,当时的管理者沈诸梁,也就是著名的叶公,此人是法家学派,论公平正义法制监督堪称您的祖宗,他当时很得意地对孔子介绍说,我们这里的人都很正直,如果父亲偷了人家的羊,儿子就会大义灭亲,揭发捡举,你看我们这里的法治环境很好吧。

孔子没有正面回答,却换了个角度说,我们家乡对直的理解不是这样的,父亲偷了人家的羊,儿子就会帮着隐瞒,如果是儿子偷了人家的羊,父亲就会帮着隐瞒。(《论语·子路第十三》: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 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於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估计叶公听了之后,与您今天一样也是满肚皮不服。可是,试想,您明白的道理圣人会不明白吗?而圣人的道理我明白了吗?

一千多年后朱熹对此做了解读,父子相隐,这是天理人情的必然,所以不求做个直道而行的人,直道也就在其中了。

 

因为夫子在总结社会关系时发现,欲求民用和睦上下无怨的幸福和谐社会,其根本就是先王的至德要道,也就是从孝道开始的的。银川装饰如果不能做到父子相隐,人伦的第一步就已经破坏了,没有父慈子孝,后面的忠君爱国、敬业乐群如何谈起呢?

我们可以回忆一下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父子反目,夫妻成仇,全国人民大义灭亲,社会更好了吗?

近年媒体频频报道医闹事件,看似批评,结果却是另一种推波逐澜,医闹事件是增加还是减少了?医患关系是更对立了还是更和谐了?

 

4

事实上夫子自己还有另外一个版本的解读更中肯,在中庸里他用舜的德行来现身说法: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以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於民。其斯以为舜乎!

也就是说,作为社会管理者,包括媒体,如果把自己当成是一个监督者的话,你必须做到好问察言,对于信息的了解要真实并且全面,然后对外公布的时候,把恶的一面按下不表,只讲善的一面。这才是德行的最高境界。

弟子规里对此解释是:道人善,即是善,人知之,愈思勉,扬人恶,即是恶,疾之甚,祸且作。 

 

我的老师讲得更透彻,他说评价一件事情不能只看眼前对错,更要看其长远后果,如果眼前做对了,未来流弊很多,这仍然不是好事情。传播《疫苗之殇》就属于这种客观上的扬恶,当下固然痛快淋漓,但给这个社会种下了很多隐患。比如很多坏人可以据此学会更多的做恶牟利,或者做恶害人的手段。像目前全球公敌的恐怖袭击,是人性恶的极端表现,完全是反人类反社会的。您可以想想,媒体不断报道,甚至国家出兵打击,最后的结果是恐怖事情是在增加还是减少,恐怖的手段是在丰富还是趋弱?

 

如果我们没有圣人的智慧,徒有善良的愿望,但用错了方法,结果就是这样南辕北辙,一生空忙,所愿不遂。

 

您可能还是心中不服,比如您多动动脑筋就会把皮球踢回来,比如您可以问,如果是舜的父亲偷了羊,那应该怎么办呢?

话说孟子一个名叫桃应的弟子就问了这么刁钻的问题: “舜为天子,皋陶为士,瞽瞍杀人,则如之何?”舜作天子,做老大,皋陶是他的法官,假设他的老子瞽瞍杀了人,您告诉我舜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比老婆与妈掉河里先救谁还难,可以列为中国古代著名难题。如果舜为父隐,就是失了天子本份,如果舜抓了父亲,就是毁了孝道,您觉着应该怎么办呢?

孟子的答案是: 让皋陶抓了他吧。

这个坏弟子桃应进一步为老师设套:难道舜不应该阻止吗?

孟子说:“舜怎么能够阻止呢?皋陶是按所受职责办事。”    

桃应再问: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这个学生再引诱老师入坑。

孟子亮出了圣者的智慧:“舜把天子之位像抛弃破鞋子一样丢掉,他偷偷地背负父亲逃走,隐居海滨,终身逍遥,快乐得把曾经做过天子的事情忘掉。”

大约只有这样才能公私兼顾,忠孝两全吧。

 

5

所以,同样面对所谓疫苗之殇,包括诸如此类的负能量信息。银川装饰公司

第一步您最好能了解到真实与全面的信息,至少正反两面都了解;

第二步您如果真地希望这个世界变好,最好只传播正能量的信息;比如您最好多讲讲疫苗发明以来对人类的贡献,我相信一定比危害更多;也可以讲讲类似南丁格尔一样的医护人员救死扶伤的正能量故事,让更多人对医疗体系生起信心而非质疑,客观上可能会救护更多的人;

第三步如果您确定知道有违法行为,您可以打110举报给公安,打市长热线通报给政府;用法律手段严惩,而非诏告天下,避免让更多人学会做恶,也避免让这个社会诚信体系被毁,族群日益撕裂;

第四步:万一那个卖疫苗的恶人是您的亲人,您还必须包容接受甚至帮助他;就算判他死刑,也要让他不要带着仇恨与对立的心理离开这个世界。

 

所以,这不是疫苗之殇,这从头到尾就是人心之殇、文化之殇。

 

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根本上就看自己当下一念心,您若一念仁慈,则天下归仁,您一念愤恨,则终将率天下以暴。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

这是光明的时代,这是黑暗的时代;

这是希望的时代,这是失望的时代。 

既是又不是,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内心。
银川城市人家装饰公司的大部分员工都是有小孩的,看到此类药品流入宁夏银川 颇为心惊胆战,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我们的孩子已经注射了价疫苗! 我们强烈要求 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