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还念

发布时间:2016-03-14 17:41 访问次数:

银川装饰公司

突然     很怀念一种天气
那时候
我还不认识极地的风     也不认识赤道的雨
长长的睫毛还挂不住南来北往的云
清秀的马尾辫也还甩不出响亮的情绪
那时候
我还不会用优雅的烟点亮星辰
不会用高贵的酒净化空气

 

那时候
我会在睡到自然醒的日上三竿     蜷在一把一大把岁数的藤椅上
凭一灶膛柴火烹煮阳絮
会在日头打进西窗的酒里
伏在一具琴上     整理初嫁的红妆嫁衣
那时候     我还会
在一个雨夜躲在庭前的雷里     陪一株昙花等待日出
在一出生的平安夜     
赤着脚丫子背上粉嫩粉嫩的雪人去山崖捉浪拾趣
 

那时候
我还没有长发及腰
还没有被囚禁在三尺长的灯盏里
那时候
太阳还是我的名红雪还是我的姓
我和肆无忌惮结为莫逆
骑着年少的轻狂追赶我热爱的少女

我又醉了
突然
很怀念一种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