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童年的年味道

发布时间:2016-03-07 09:07 访问次数:

我是一个“60后”,年过半百,已经“过”了52个“年”。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最大的企盼就是过年。时值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整个国家都处于经济困难时期,物资极度匮乏,父母工资收入不多,家庭生活比较困难。我们平日里最时盼望着过年,因为过年意味着家庭团聚,走亲戚其乐融融;有大餐吃,有新衣服穿,有小红包拿,有鞭炮放不亦乐乎。所有这些,我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但是对如今的小孩来讲,过年的记忆却是另一番景象了。

银川装修公司

过去的孩子过年,放鞭炮多有趣(资料图片)。

小时候企盼过年,因为过年意味着有大餐吃。平日只能吃一些萝卜青菜、冬瓜黄豆之类的素菜,很少开荤,而一到过年,鸡鸭鱼肉齐上桌,我们就可以大饱口福。特别是大年三十的年夜饭,菜肴是一年里最丰盛的,家家如此,再穷的家庭大年三十也会上几道肉菜慰劳一下一年饥饿寡淡的胃肠。过年期间亲戚常往来,走亲戚时,家里肯定有好菜招待,因此小孩子都喜欢大人领着自己走亲戚,或者总盼着七大姑八大姨、表姐表妹来自己家“走亲戚”。可如今,“80后”“90后”“00后”对亲戚已经很陌生,“堂哥堂弟”与“表姐表妹”之间的关系已经分得不大清了,基本上也没了“走亲戚”这一说。

小时候企盼过年,家家户户都会蒸年糕,取“孩子快长快高”之意;都会做包粽子,取“年年高中”之意;都会做粉利,取“顺顺利利”之意。如今,虽然人们还是喜欢吃年糕、粽子、粉利,但很少有人自己做,都到市场去买了。东西还是那些东西,但是好像少了一些年味和乐趣。南方的年夜饭不能缺的是鱼,象征年年有余,来年更富足;两广的年夜饭里最美味当属白斩鸡——“无鸡不过年”;加之广西盛产芋头,芋头扣肉也是一道广西人过年不可或缺的一道特色菜;大年初一的早上,家家户户还会自己包制汤圆,吃着甜甜的汤圆,意寓着家庭团团圆圆。

银川装修

如今的孩子,见到一只鹅也稀罕(资料图片)。

小时候企盼过年,因为过年有新衣服穿,一年一次,平时甭想。大年三十晚,父亲会早早地烧上一大锅热水,让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洗澡,临睡觉前,母亲会把新衣服分给我们,让我们穿上新鞋新衫新裤在她面前试一试,望着我们高兴的样子,母亲也会很高兴。上世纪七十年代,家庭主妇时兴自己做衣服,城市(镇)工薪阶层和经济条件稍好的农村家庭都会购置一台缝纫机自己制作衣服,虽然缝纫机更多的时候是用于修补破旧衣服。可如今的小孩,对于新衣服已不感兴趣,时髦的是在新衣服上弄出许多个破洞,如果新牛仔裤上没有破洞还不好意思穿出去见同学!

小时候企盼过年,因为过年有压岁钱拿。小时候父母工资不高(其实当时谁的工资都不高),平时父母很少给我们零花钱,但是过年都得给小孩压岁钱。记得小学阶段,大哥是3元、二哥是2元,轮到我只有1元了。虽然只有1元,可心里还是挺高兴的。现在的小孩听说当时的压岁只有1元钱,感觉是天方夜谭里的故事,怎么可能?现在1元钱掉地上谁去捡啊?打发街头小乞丐至少也得给10元啊?其实现在的小孩不知道,我当时有1元压岁钱,现在看来是寒酸,当时却是同班同学里最高的。家庭困难的同学,有三五分硬币作“利市”已经很不错了。

银川装潢

传统爆米花……呵呵,如今的孩子难得见到(资料图片)。

小时候企盼过年,因为喜欢点燃象征着喜庆的鞭炮。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仅象征着驱赶走了过去一年的霉气,也象征着对新一年幸福和理想的召唤,鞭炮燃放时散发的红光也象征着喜庆。儿时记忆里,为了喜迎一年的新春,囊中羞涩的大人们,也会在过年前买回一捆捆或一包包鞭炮(北方人称爆竹),待过年时燃放。现在讲究保护环境,不污染空气,大中城市早已禁止燃放鞭炮,因此城市里的孩子对鞭炮声已经很陌生。曾经在农村或者小城小镇生活过的“60后”“70后”对于过年燃放鞭炮还是情有独钟的,城里不给放,也要开车跑到郊外放几串过过瘾。有人说,硫黄火药味是一种难忘的年味,我深有同感。

小时候企盼过年,因为过年意味着学校放寒假了,可以使着性子起劲地玩。那时候还没有家庭作业,放假就意味着玩,而且是疯玩。男孩子爬树掏鸟窝、打泥巴仗,不亦乐乎。女孩子就跳绳、跳橡皮筋、跳田字格、工字格做游戏,也乐得屁颠屁颠的。小时候,虽然物质生活艰苦点,但是精神生活却是丰富的,是快乐的。现在可好,大家有钱了,抑郁症”“自闭症”等毛病却多了起来!

银川装饰

父子放鞭炮(资料图片)。

小时候时常听母亲说:这个要等到过年时吃,那个要等到过年时用……好像一年到头只有过年才能办事似的。后来,自己也成了家,也如父母过去那样,对女儿说,过年时给你买这个,办那个,希望给女儿在心里多一份期待与憧憬。可女儿却不像我们小时那样企盼过年,于她而言,随时都可以穿新衣服,随时都有零花钱,餐餐都有肉吃,过年也没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多了几道油腻难咽的肉菜而已!

银川别墅装修

美丽乡村一景(资料图片)。

在首府成家立业之后,年年都会回家过年,陪伴父母,与家人团聚。每当年关一到,父亲就会天天打电话询问:“你们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哪怕昨天已经说过准确的日子,今天还得再问一遍,妈妈更是唠叨地问过不停,“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今年回家过年的时间短暂,仅几天我们又要返回首府上班。在我们即将离开的那天,父母亲的脸上挂着难掩的不舍,“有空再回来”“有空再回来啊”……说时显得特别轻松,但他们多么不希望我们离开呀。离家时,父母坚持要把我们送上车,车子开动的那一瞬,我看到父母眼角闪着泪花,不停地在向我们招手,那情那景不禁让我感叹:有他们在真好,过年了还有个归去的港湾;父母养育我们不易,心中时刻牵挂着在外奔波的游子,他们最希望的就是儿孙平安,常回家看看;趁他们都还健在,我们应该多孝顺、多陪伴他们,希望我们的父母永远健康长寿。

 

年有什么“味道”?“年味”其实就是过年家庭亲情团聚的味道。正是有了这种味道,才孕育出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乡愁。一年365天,“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一句说到了背井离乡外出闯荡的人的心坎上了。过年不仅仅是单个家庭的生活现象,更是一种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是中国人幸福安康的集中体现。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过简单的生活,热衷于“两人世界”甚至崇尚“独身主义”,这年味是越过越淡的了。于我,儿时总企盼着过年,虽然那时物质生活非常贫困,但是身心却是无比快乐的,这浓浓的“年味”作为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永远地留存在我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