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麻将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16-05-29 10:58 访问次数:
银川装修
关于麻将那些事儿其实笔者认为,麻将牌本无罪,错就错在这些整日沉溺于麻将桌,打麻将成瘾的麻将迷们。据传,麻将108张牌隐喻梁山一百单八将,是元末明初一个崇拜水浒英雄的人发明的。麻将被胡适称为“国戏”,胡适本人热衷于打麻将在文学界是出了名的。其实在民国时期的文学界,热衷于麻将“国戏”的还有很多,其实,在民国时期的文学界,热衷于麻将“国戏”的还有很多,在梁实秋先生的《麻将》一文中就曾提到梁启超先生是此中老手,并有一言:“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只有打牌可以忘记读书。”同样的话我也在一位饱读诗书的前辈的口中也听过,说是自己每天下班回家就会捧起书来读,然而只要接到有长沙麻将的牌局邀约,就会毫不犹豫的丢下手中的书卷、欣欣然前往赴约。单位里另有一位关系很好老大哥家中有女初长成,酒桌上说起女儿的婚嫁问题,他扬言一定要找未来女婿喝场酒、打一场牌,过得了酒桌牌桌这两关,才能算是合格的女婿,才能进自己的家门,酒品牌品如人品,细细想来也确实如此。 
 
 我本人最初接触麻将应该还是从我儿时记事起,那时父母工作忙,我跟爷爷奶奶住,爷爷刚从银行退休时闲不住,去建筑工地上谋了看守材料、做账的差事,不料上班才一个多月,就中风偏瘫了,等稍稍康复之后也不能再出去做事,就跟院子里的老人们一起每天玩牌消磨时间。那时我骑个脚踏三轮童车,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帮奶奶去喊爷爷回家吃饭。我这一来爷爷必不会马上起身回家,总还要打上一圈。当时的老人家打麻将并无金钱赌注,输赢都是以筹码计数,纯属娱乐。而所谓的筹码也就是上世纪80年代儿童生日蛋糕外围的塑料壳剪的长方条和圆饼、一个方条代表一、一个圆饼代表十,行话就说是“一头牛”,牌局终了谁手中的筹码最多也就算赢,我儿时常缠在爷爷怀中帮他收赢的筹码,总希望把其他三家手中的筹码都赢过来就好。后来,我自己过生日,父亲给我买了生日蛋糕,蛋糕吃完了,我特意把塑料包装壳留下来,并告诉爷爷这可以做好多好多的筹码。爷爷只是笑笑说,傻孩子这自己做的筹码算不得数,我想你们玩的筹码不也是这塑料壳剪出来的吗?为何自己做的就算不得数呢?当年百思不得其解。
 
真正学会打麻将应该是在上中学以后了,当时一个叔叔精于此术,出于好玩教我麻将的基本胡牌方法。那时,麻将已经开始兴打一些钱了,老人家玩大抵是二毛、五毛起注,大人之间打得大也不过两元、五元,逢年过节、家中老人过生日,亲人相聚总会陪老人家打几圈,都是五毛的小麻将,初初摸到麻将游戏门道的我每当大人起身如厕,便会主动要求“挑土”,上场带打一把,往往是麻将子还没摸热,上厕所的人就回来了,打一把就得下位,坐等下一个起身上厕所的人,忙不迭的在一旁帮牌桌上四人的茶杯中蓄水,只望何时再有机会上桌小试身手,如今回想起来不禁莞尔。
 
大学异地求学就更自由了,到了大三下学期,实习归来每天必上的课程也不多,闲暇之时,同学聚在一起常打麻将取乐,一张简易的麻将桌,一副手搓的麻将牌还是用同学的奖金学买来的,后来毕业后那副麻将牌由我至今保存着,同学相聚每每提起仍是回忆满满。当时,同学之中我牌技最佳,几乎场场都赢,一元钱的长沙麻将,我平均每场都能赢个50元,当时大家生活费都不高,家中每月所付之生活费平均也就400到500元,一场麻将牌下来,有的同学几乎就输了一个星期的口粮,我自己也于心不忍,每次牌局终了赢了钱,总总是自己再添上一些钱喊上一起打牌的几个同学下馆子搓一顿,如此一来,我自己赚了吃香喝辣,输了钱的同学心里也舒坦。
 
毕业刚刚参加工作时,在湘潭没有亲人和朋友,大学同学都天各一方,留在湘潭的也各有各自的事要忙。每天快节奏的工作之下,倒也不觉得寂寞,然而,每到休息日一个人在宿舍里总觉得冷静,出门又没有什么地方可去,雨湖公园里一个人遛弯更显落寞。于是乎,买来寻常酒和菜,拿出大学时代的手搓麻将,就着单身宿舍里的旧方桌,喊上几个同龄的同事,凑上一桌打发打发时间,中午再自己下厨炒几个拿手菜,大家聚在一起喝酒吃饭,倒也其乐融融。麻将总要四个人才能凑到一起玩,大多数的时候总是约不齐人,最终把外单位我大学的同学的一个中学同学也拉入伙了,后来这位牌品极好的男士,又与本单位的一名美女记者结缘,那都是后话了。
     鄙人打麻将也有十多年了,总总是没有上瘾,平时该干嘛干嘛,并不沉溺其中,周末偶尔有朋友相邀,聚在一起打打麻将,也大多是朋友同学聚在牌桌上聊天为主,起注打得小,也没有谁太在意输赢,彼此心态都很轻松,并不会劳民伤财。曾经也有一段失意的时间,每周总要打一场,但顶多周末打两场,纯属娱乐,并不会每天心心念念的想着麻将子,如此一来也无伤大雅。
 
如今,麻将打得极少了,打了这么多年,终于看穿这其中的虚无与无意义,输赢倒是其次,经年累月下来确实耗费了不少的光阴。胡适曾经算了一笔时间帐,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国社会每天至少有一百万副麻将在操作,就算每桌只打八圈,以每圈半小时计,就要消耗掉四百万小时,相当于损失十六万七千多天,约五百年的光阴。金钱的输赢暂且不论,麻将桌上蹉跎岁月消磨的却是各自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