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银川往事

发布时间:2016-03-26 15:08 访问次数:
银川装饰公司的王冲收拾了办公桌上的文件,扛着电脑包走出工厂。
银川装修
七月份的银川,气温已经达到了一年中最高的时候,尤其是刚从空调房出来,全身被烘热的气息包裹,一瞬间,让王冲犹如走进了银川的桑拿房。汗水顿时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衬衣瞬间就湿透了,贴在背上,滑滑腻腻好难受。
一阵在炎炎夏日中弥足珍贵的清凉微风吹来,王冲打了个冷颤,发胀的脑袋被猛的刺激一下,渐渐清醒了很多。
银川装修这份工作,总算是有了些许眉目,不再像之前一样漫无目标,好像没头的苍蝇的一样四处乱撞。就是努力也找不到努力的方向。
现在好了,终于知道了要去向何方。有了指南针,接下来的工作就很简单了,沿着胜利的方向前进,勇往直前。这个结果让王冲兴奋,也略微有一些的踌躇满志,他考量着如何在银川这地界把装修装的出名,油气是家装高端。
华灯初上,星星挂满夜空。望着夜空中闪亮的星星,小艾最喜欢看天空中的星星,所以王冲也喜欢,只是在这个过程中看得更多的是小艾。在大学里这样的机会很多,毕业出来之后,似乎这样的事情很少做了。似乎自己真的一直在奔跑,而忽略了沿途的景致。
给小艾打个电话吧!王冲拿出手机,发现了一个未接来电,一看号码,王冲笑了,这是大学死党谢辉打来的,开会的时候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没有听到电话。
谢辉,王冲的大学死党兼损友。两人从外到内都相差很大,尤其是外观上,谢辉身高近一米八多,长相也非常不俗,关键是家里还有钱,父亲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国企做销售总监,母亲开了一家美容院。这家伙就是一非常典型的“高帅富”。但由于女朋友的保质期通常不是很久,开销也就极大,以至于每个月总有几天沦落到和王冲一起啃馒头的境地。
每次考试时,这厮必坐在王冲后面,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加上王冲有意放水,谢辉的成绩总能蒙混过关。这厮最辉煌的一次战绩是将考卷上王冲的名字都抄了去,直到考卷交到导师手上,惊鸿一瞥间才发现署名有误。这厮脸皮也够厚,竟然面不改色地从导师手中拿回卷子,“老师,对不起!名字写错了!”让导师颇为震惊,第一次见识到如此奇葩的学生,这件事一度在同学中广为流传,惊艳一时。
这厮毕业之后,就进了一家国企,竟然混的风生水起,一度让王冲等一干瞅着葡萄流酸水的室友大呼天道不公。
今天打来电话,不晓得有何贵干,王冲回拨了电话。“喂!王冲,你小子TMD终于回魂了。”
王冲还未开口,谢辉咋咋呼呼的声音就从话筒里传了出来。这厮的上门一如既往的高昂。
“我x,你小子怎么想起我来了?”和死党聊天,自然不会有太多的计较,因此王冲也是一副痞子的口气。
依据这厮的性格,绝对是属于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那种,今天打电话过来,肯定有事,估计是银川那边的装饰公司接到大单子了。
“交友不慎啊,我大老远从老家跑过来看你,你丫没有感激涕零,竟然还狗咬吕洞宾啊!”谢辉在电话那头抢天呼地。
“你来银川了?什么时候到的?”王冲大感意外。
“废话!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当然了,即使之前有,那也是无心之过。我这次来广州出差,就想起你小子,想和你好好聊聊。我现在在酒店,告诉我你的地址。”
“算了!还是我过去找你吧!我做东,请你吃一顿地道的粤菜。”有朋自远方来,王冲自然不能吝啬。
但是谢辉并不领情,一口回绝了王冲的好意,“拉倒吧!那种清淡到盐都舍不得放的菜式,我还真吃不惯。我倒是怀念上学时一起吃烤肉喝啤酒的日子,告诉我地址,我过去,今天咱俩好好喝一个,不醉不归!”
“贱人!”王冲笑骂道,接着告诉谢辉自己的详细地址-银川宝湖东路的银川城市人家装饰公司三楼上面701。
挂了电话,想到这厮最快也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王冲选择先回宿舍冲了个澡。换了条大短裤,穿着拖鞋就去了超市。买了两条五叶神(广东产的香烟),用袋子装好。谢辉这家伙抽烟也很猛,大学的时候,王冲倒是没少抽谢辉的烟。
确定时间差不多了,从超市出来等谢辉。
大概十分钟左右,一辆taxi在王冲不远处停下来,谢辉从车里躬身出来。王冲一看,这厮比念书时胖了一圈,又高又胖,再加上晒得有点黑,让王冲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种动物——熊。
不过,看样子,这厮的日子还是挺滋润的。谢辉冲到王冲身前,给王冲来了个熊抱,将手中的东西递给王冲,“这是给你带的老家特产,你在这里吃不到,这是我妈做的,专门给你带的。”
王冲接过袋子,内心有些小感动,刚想说声谢谢。冷不丁就听这厮说道:“哎?你小子,怎么还没长高啊?”
听到这厮最后一句话,王冲对这厮刚建立的一丝好感飞到了九霄云外,伸手抢过袋子,顺手在谢辉胸上捶了一拳,“滚!你丫少拿哥伤心处说事,不然,哥把你的电话号码给你所有前女友说一遍,前一段日子那个叫什么妍的那个女孩还在QQ给我留言,问我知不知道你的电话。”
这就是剪不断,理还乱了。这也是谢辉的软肋。听见王冲的话,果然,谢辉脸一耷拉,“别啊,哥!千万别!你就是我亲哥!我怕了你还不成吗?”
王冲王冲将自己买的烟递给谢辉,“你来的太急!我也没时间给挑一些广东特产,这两条广东特产——五叶神,就带回去吧。”
谢辉大咧咧地伸手接过袋子。
两人说说闹闹,来到街边一家烧烤摊前。这一家烧烤店的生意不错,这个时候,来吃烧烤的人已经很多了。
王冲挑了一个靠近路边的桌子和谢辉坐下,冲老板喊道:“老板,先来一打冰冻的珠江纯生(广东的啤酒)吧!再来三十块钱的烤肉,四条秋刀鱼,其他的,比如烤鱿鱼什么的都来一点吧!最后一块儿算!”
王冲知道谢辉这厮就是一个吃货,所以后面干脆懒得一一点过,直接让老板端上,最后一起结账。
没多久,就有服务员把啤酒端了上来。
知道谢辉能喝,王冲也省的麻烦,开了盖子直接递给谢辉,自己也打开一瓶。两人拿起啤酒碰了一下,仰头猛灌。不多时,一瓶啤酒就见了底。
啤酒下肚,一股清凉从胃中慢慢扩散开来,而夏天的炎热似乎随着这股清凉逐渐消退,顺带着整个人都觉得凉爽起来。
谢辉吧嗒了一下嘴,“过瘾!真怀念念书那段日子啊。现在跟公司的同事一起喝酒,酒是喝了不少,却很难找到大学时代的那种感觉。只是毕业之后,大家天各一方,再聚就难了。还是跟你喝酒过瘾!”
重新拿起一瓶啤酒给谢辉和自己满上,王冲掏出五叶神,给谢辉和自己各点上一支。
没多久,老板将烤肉也陆续端了过来,王冲就和谢辉边吃边聊。
“最近工作怎样?我说你回去得了,在外面漂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回去找一份工作,到时咱兄弟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那多痛快!”谢辉突然问了一句。
谢辉的说法,在这两年,也算是潮流的一种,王冲认识的很多朋友都选择了回乡。王冲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找到合适的,今年年初,又升任广州二厂的厂长,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这会谢辉提起来,王冲忍不住笑骂道:“你丫真的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再说了,我好不容易整了一个厂长,如今屁股还没捂热,你丫就叫我回去。算了。吃肉,喝酒!来,走一个!”
谢辉一脸吃惊的表情,猛灌了一大口啤酒,“哟呵?混得不错啊,都当厂长了!”
提起这个所谓的厂长,王冲可是提不起来半点兴奋,苦笑着摇摇头。
“怎么了?”谢辉放下手中啃了一半的烤肉,抬头看着王冲,脸上露出关切的神色。
王冲叹了口气,就大致将自己这两个月犹如过山车的状况讲了一下。其实也没指望谢辉能帮自己解决什么问题,只是他乡遇故知,而且还是大学死党的那种,借机抒发一下胸中的郁气,感觉心中敞亮了很多。
谢辉举起杯子,“那你自己自求多福吧!我也爱莫能助,你知道我的成绩要靠你才能保持不挂科的辉煌战绩。不过我相信你,对你来讲不是什么大问题。今朝有酒今朝醉,来,走一个!”
王冲和谢辉干了一杯,将啤酒重新满上,“你小子混得不错吧?你这一身肥肉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
“马马虎虎!”谢辉啃了一大口羊肉,含糊地回答。
“你什么时候结婚?”王冲换了一个话题。
谢辉叹了口气,失落地说:“年底!这不是被爸妈逼得紧吗?我的森林啊!”银川装饰
这厮又来了,这句话说了已经至少不下一千遍了。王冲总觉得谢辉说这句话的时候,颇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贱客”风范。
“你去死!”王冲毫不留情地打击这厮。
“那也要牡丹花下死,才算死得其所!”谢辉喝了一口啤酒,颇有感慨。
王冲忽然发现,这厮“人至贱则无敌”的境界比大学时还要更胜一筹。
“别光说我,你和小艾怎么样了?当年你在大学里追上了比我们小两届的小艾,可没少被宿舍那群牲口说你老牛吃嫩草啊!”
说到和小艾的事,王冲忍不住神色一暗,叹了口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行了,不用说了,明白了。吵架了吧?而且还挺厉害的那种?”银川装修设计师谢辉一副过来人的模样,靠在椅背上,玩味地看着王冲。
“你小子属狗的吧?鼻子够灵的啊!”王冲放下手中的杯子,惊奇地看着谢辉。
“别崇拜哥!就你那熊样,我还不清楚?工作起来不要命的那种,肯定忽略了小艾,小艾才会和你吵架。”谢辉一副我比你明白的神情。
“你不做神棍可惜了呀!”王冲叹了口气,但还是忍不住调笑谢辉。
“这叫经验!你当我这些年白泡了这么多妞啊?”谢辉一脸自豪,“要不然也对不起哥这张少女怨妇通杀的英俊脸庞啊。传授你一点经验,这是我多年的心得,一般人我还真不告诉他。”
见王冲一脸的不相信,拍着胸脯说:“追女孩子泡美女的必杀秘笈,无他,七个字:胆大,心细,脸皮厚!世间为何无数痴男怨女?就是因为没领悟这七个字。对女朋友,要胆大,能抱着就不牵手,能亲脸就不亲手;要心细,会嘘寒问暖,这都不难。最后三个字最难,这脸皮厚呢,关键是要学会低头。”
谢辉侃侃而谈,颇有指点江山的味道,“这男人呢,不能向生活低头,但一定要学会向女朋友低头。向生活低头,你就是弱者,就等着被生活蹂躏吧!但向女朋友低头,为的是生活和谐,家庭幸福,不丢人。所以,向小艾认个错,好好沟通一下,没什么过不去的。赶紧跟小艾道歉,好好沟通一下,这事就过去了。”
谢辉一脸正经,让王冲有一种陌生的错觉,没想到从谢辉的嘴里能说出如此有哲理的话。只是最后一句话让王冲认识到这厮还是原来的那个谢辉。“突然发现我还有这专长,我真应该开一个婚姻问题咨询公司,专门解决痴男怨女的感情问题,说不定一不小心哥也能成为中国首富。”
“你丫不自恋会死啊?别那么多废话,来,喝酒。”王冲心中感激,只是嘴上不忘对这厮的打击。
谢辉说的很对。自己只顾着向前冲,却忽略了身边最重要的人,自己确实需要和小艾好好交流一下。
“你在广州呆几天?”王冲重新点燃一支烟问道。
“明天事情就完了,去一趟深圳,后天晚上的火车回去。”谢辉盘点了一下行程。
“去深圳,不会去见……吧?”
这厮手臂轻轻一挥,表现的风淡云轻,“低调!低调!”
……
将谢辉送走,已经是十二点多了。王冲晕乎乎地回到宿舍,下定决心,需要和小艾好好沟通一下,勇于承认错误,知错就改!只是小艾不接电话,让王冲有些无奈,周末一定要好好承认错误。
银川装饰公司哪家好,城市人家如果是第二 就没有谁敢说自己是第一! 找高端装修设计就来城市人家装饰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