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房屋装饰-银川装饰网

发布时间:2016-03-15 10:03 访问次数:
     银川装饰网
    记得那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光,我们村里所有人都住的是瓦房,土墙、土炕,木门、木窗,加上木炕边、木箱柜等简易陈设,记忆中一副虽然破旧穷酸,却温暖安乐的景象。
晚上停电的时候很多,夏天跟着大人在外面乘凉看星星,听关于狼和鬼的故事,秋冬季则早早被赶进被窝睡觉。点着煤油灯,如果不做活计,是很不合算的,所以村庄在暮色浓重时就一片漆黑了。
我喜欢靠近窗户睡觉。不仅因为伸出的窗台和炕墙是我不安分的手指摩挲涂鸦的好去处,还有紧闭的窗扇增加安全感,一旦听到什么响动,蒙头盖被靠近墙龟缩,再大的响雷都不怕。但是睡窗户跟也有坏处,那就是“捶浆媳妇”的骚扰。
“捶浆媳妇”是一种生活在老木头里的虫子,咬啮木头吃。据说是浆洗、捶洗衣服的女人变化的,在木头里总是“叮当叮当”的捶洗衣服,虽然声音细小,但夜深人静的时候却显得清脆而有节奏。瞌睡的时候,它是催眠曲,失眠时它比老师的责骂更使人烦恼。“捶浆媳妇”敲打有时是一只,有时则是两三只,敲敲停停,好像池塘边上一边说笑一边洗衣的女人一样。
       我给小伙伴们讲“捶浆媳妇”,好多伙伴都说他们家也有,在窗棂上,炕边里都有,叮当的敲个没完。于是,我们探讨如何消除“捶浆媳妇”的办法。敲打一下木头只会稍安片刻,安静一会儿又敲个没完,有时你准备个小刀准备剖开木头时,整个晚上都不响一声,好像事先知道一样,搞得人毫无办法。
有一天,我顺梯子爬上了木阁楼偷翻祖上留下的没有被“除四旧”的老书,其实是想找民国纸币叠飞机玩,无意中却看到了一本线装的册子,密密的记着药方什么的。我从家里偷出册子藏了起来,妄图研究出什么金创药方,结果却发现了制服“捶浆媳妇”的秘诀。
“除木虱法:朱书‘青州张三贤欠我七千木瓜钱不还’或‘张三贤欠我木瓜钱未还’于黄表纸上,贴于其上遂绝”。这分明是一道符咒啊!我顿时被一种神秘感所驱使,跑到小庙里找到一张黄表纸,用蜡笔依葫芦画瓢的写了“张三贤欠我木瓜钱未还”糊在了木窗台背面。当晚,“捶浆媳妇”竟然真的没有再敲。我不仅大为惊叹,兴奋的直到后半夜才睡着。我不明白张三贤跟“捶浆媳妇”有什么联系,为什么要欠人家那么多木瓜钱?
      但过后不久,“捶浆媳妇”又出来了,敲敲停停,我猜想可能是我书写符咒的纸张和蜡笔使符咒不具备长久的法力。但为什么刚贴上符会立刻见效呢,现在想来,不过是符咒堵住了那小虫子呼吸的窟窿吧!
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的变迁,土木房子换成了砖瓦房,玻璃窗户取代了木窗扇,电视进入寻常百姓家,人们不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变得丰富多彩,“捶浆媳妇”淡出了生活,甚至被人久久的遗忘了。我叹息“捶浆媳妇”在含有甲醛的复合木板中彻底绝灭,我怀念“捶浆媳妇”,怀念那种“叮当”声中的宁静……
本文由宁夏银川装饰网整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