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家乡的井

发布时间:2016-02-21 11:52 访问次数:

我生活在南方,是个水源充沛的小县城。平时流水不经意从指间滑过,仿佛一点都不觉得可惜。但是记忆中的故乡那口老井,却让人忆起那段农村生活中不寻常的人生经历。

银川装饰

孩提时的记忆中,饮水问题是一个让大人们头疼的头等大事。那时没有打水井,更谈不上什么自来水。全村庄的人头,就围在一口小小的水井里。人工挖开一个两米大的圆形,然后在脚下位置砌上两三排石块,好让人安全地站在上面。为了能让水更加纯净一些,人们便用葫芦做成的水瓢,把井里混浊的水一瓢一瓢往外舀,直至见底然后逐渐充盈渗满,最后水质慢慢澄清。大人们才用水瓢将水面的一层浮起的那些许杂质除去,用油漆的木圆桶盛满,然后晃晃悠悠地往家里奔去。每人家中都添置了陶质水缸,为了填充好里面的内容,经常要来回好几次。如果赶上天旱的日子,往往在井前要排个长长的队伍。按照家乡的客家风俗,每年的大年初一大人们便要早早地起床,带上一柱香烛和鞭炮,急匆匆来到井口旁插好点燃,要挑起新年的“头担水”。一是为祈求家里人平安,二是向村里人宣告自己是个勤奋之人。

人口多家务重,改良水井的想法也就自然搬上了当时生活中的一项议事日程。父亲从县城买来了镀锌管和一些打水井的工具,一齐堆放在老家的余坪上。我家坐落在一座矮小的山下,门前是一顷碧绿的稻田,院子里应该有充足的地下水源。照着院子里最方便的位置,一家人上阵便动起手来。父亲挥镐,哥哥在坑里装土,我则负责在坑外传土并和弟妹们一齐运走。开始是打下的是一些黄土,越往下越是和山上一样的紫色叶岩,工程越是艰难。我们轮流在里面开凿石壁,看见上面慢慢渗出的细流,我们欣喜之余竟然忘却了疲劳。“奋斗”了一周左右,父亲和我们兄弟几人,虽然有的手上起了水泡,脸上还沾满了泥污,当汩汩清泉从脚下漫出,我们会心地笑了!打好的水井,水质清澈,口味还有点甜。夏天打水井里的水是凉飕飕的,可一到冬天,井水又有些温暖的感觉。

每每回到老家探望父母,门口的那口老井仍在为两位老人“服役”,甚感欣慰。因为,老井中流出的不仅是岁月,更是那艰苦岁月中的一番磨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