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雀鸣—银川装修公司

发布时间:2016-01-31 12:10 访问次数:

本文是银川装修公司编辑撰写的对家乡喜鹊的情怀,转载请注明作者是银川装修设计公司。
乌鸦,在我的老家双峰,有个非常形象的名字,叫老曰子。经我考证,大约是因为它整天在呱呱、呱呱叫个不停的缘故。我们那里管大声喊叫为"曰",例如"鸡曰鹉叫(指人在大声喊叫)",可能是从古语演变而来,"曰"这个字孔夫子在《论语》里用得最多,只是他的声音没有我们大(嘿嘿)。

记得小时候,在乡下见得最多的鸟有三种:麻雀子(麻雀)、丫雀子(喜鹊)和老曰子。我们乡下称呼这些小东西习惯在后面加个"子"字,还有如"麻拐子(青蛙)"、"老硕子(老鼠)"、"飞摸子(蝴蝶)"等等。三种鸟中,最招人喜欢的自然是喜鹊,一是因为传说听见喜鹊叫,家中就会有喜事或者有客人来。小孩子是最希望家里有客人来,因为又会有荤菜吃了。以前家里穷,有什么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都会留存起来,要等到有客人来了才舍得拿出来吃,就算没有红辣椒炒腊肉,最少也有份韭菜炒鸡蛋或芹菜炒干豆腐;二是据说因为喜鹊每年七月初七要去给牛郎织女搭鹊桥,促成他们一年一度的重逢,做好鸟好事,受人敬重;三是长得漂亮些,翅膀和腹部上有一圏白色的羽毛。
最招人嫌的自然是老曰子(乌鸦)了,一来是传说听到老曰子叫就不吉利,会有祸事发生,二是因为它的叫声实在难听,整个就象只低音炮,而且是那种喇叭破了的低音炮,听得人心里烦躁得很;三就是长得难看,黑不溜秋,连眼睛都是黑的。
麻雀居中,令人讨厌的一面是它喜欢吃稻谷,糟蹋粮食。令人喜欢的方面挺多:数量多,往往成群结队,并且飞不高,用自制的弹弓都可以打到几只,用辣椒炒出来的香味还是很令人流口水的;而且喜欢在牛栏或猪栏的稻草屋檐下做窝,小时候淘气,经常瞄上了麻雀窝,待它下了蛋后就将蛋取出来,用作业本纸包起来,在水里浸湿浸透,然后放到灰火里去煨熟,味道还是蛮不错的!
六七十年代,麻雀被当成四害之一,成为赶尽杀绝的目标,喜鹊和乌鸦也因环境的破坏而显著减少,以致好久都不曾见到它们了。
没想到这次(2016年1月)在珠海的桂山岛上,银川装修公司员工居然见到了一群乌鸦。大约有二三十只,个头很大的那种。虽然声音依然不好听,但几十年不见,突然在一个海外的孤岛上见到,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就像是见到讨厌的小学同桌同学:虽然当初天天吵嘴不说话、还要将课桌用粉笔划开、相互不许过界,但几十年后不期而遇,却有一种想相互拥抱的冲动。
乌鸦应该是群居鸟类,很少见到它们单独出现。这群乌鸦喜欢在海边徘徊,与白鹭、海鸥等为伍,大约是在找食被海水冲上岸来的小鱼小虾吧。
在我国许多地方,乌鸦都被视为不祥之物。北方民谚里有"老鸹叫,事来到"一说。在一些影视作品里,每当将要发生一场恶战前,导演也常常会设置一个静得出奇的场景,再加上几声乌鸦的凄凉的鼓噪,令人毛骨悚然,不祥之兆便会应声而出。然而,这种在大多数地方看做"不祥之鸟"的乌鸦,却被满族人尊崇为"神鸟"、吉祥鸟。
记得2006年我参观沈阳故宫时,在清宁宫前庭院里看到一根三米多高的木杆子,木杆安放在一个汉白玉的石座上,在这个杆子的顶部套着一只锡斗。导游介绍说,这是祭祀时用来给乌鸦装食物的。
银川装饰公司听说,清太祖努尔哈赤在创业之初,为探听明军实力,只身来到辽阳,投身于辽东总兵李成梁帐下做侍应。一天晚上,李成梁对努尔哈赤说人生富贵贫穷是与生俱来的,自己之所以能够成为当朝一品大将,因为脚心有一颗红痣。努尔哈赤漫不经心地说:"红痣有什么稀奇?我脚心有七颗红痣,还不照样侍候人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成梁大为吃惊,从此对他格外注意了。不久后,北京钦天监在观测天象时发现辽东有王气出现,断定这里会出皇上,赶紧报告朝廷,朝廷立即派兵追查。李成梁得知此事,马上怀疑到朝廷要抓的就是努尔哈赤,准备将他捉拿。努尔哈赤发觉后及时逃出了李府,一口气跑到辽阳城北一个草滩上。李成梁的追兵越来越近了,精疲力竭的努尔哈赤躺在一条沟里闭目躲藏,听天由命。这时,一群乌鸦纷纷飞来落在了他的身上,将他严严实实地盖住了。追兵到此不见人影,便改变方向追往他处,努尔哈赤因而获救。     

后来,满族百姓不忘感谢乌鸦当年对先祖的救命之恩,都在院子里竖起一根木杆,以美味祭祀喂食乌鸦。
其实我国在很早以前,就将乌鸦当成神鸟了。据说因为乌鸦有五德:反哺、长生、多智、警示、无二过。历代诗词中都有描写。唐代杜甫《过洞庭湖》诗中有"护堤盘古木,迎櫂舞神鸦";南宋词人辛弃疾于公元1205年所作《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有"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明代陈继儒《大司马节寰袁公(袁可立)家庙记》有"彩繙摇曳神鸦舞";清代朱彝尊《大孤山》诗有"天梯鬼斧开,庙火神鸦散"。 现存"乌鸦反哺"的成语也广为人知。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乌鸦,喜鹊,麻雀以及一切万物,都是天地间的一员,与人类共生共荣,和平相处。银川装修公司认为人类作为万物之灵,理应对天地万物付出更多爱心,让地球的生命尽可能地延长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