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装修日志家书—银川装饰

发布时间:2016-01-31 11:37 访问次数:
    迅速便捷起来的各类通讯,让书信这种曾经至真至纯的情感交流方式销声匿迹,遁形无迹!有谁还记得,银川装修最后一封家书邮寄的时间、家书的内容、邮寄的地点吗?生平收到的第一封家书,应该是打工的兄长从省城寄来的,虽无遒劲楷字,亦无韬略才华,有的只是朴实无华的叙事,无非是生活的林林总总,点点滴滴而已,只是在快要结尾的部分,猛的提及我!要全力以赴好好学习,要经受住生活的磨难,要谨记不蹈兄长之覆辙……第一次感受到,学习的重任在肩,背负众望,且不能任性。从此在求知的索道上,注定了一场孤独的修行,闻鸡起舞的奋笔疾书、消失于任何课外娱乐活动里,对追求知识之重时常苛责于己!坚定的心智与信念,刻进骨髓里的自强与自尊塑造着别样的我,披荆斩棘,风餐露宿,只为远行和背负的重任与希冀!慢慢地,家书成为与兄长沟通的主要手段,谈着各自的人生理想,兄长抒写着雄心宏愿抱负难展的遗憾。我们都是一些跨过童年的孩子,那时兄长十七岁,我十三岁,都是花样年华,却过早的承受了原本不属于这个年龄的重担与责任,被过早的套进了生活的驾辕,奔波从此由来,又何曾有片刻的停滞怠慢,被生活的滚滚洪流裹挟着一路向前。
 
    再后来,背起行囊远行的我和一直待在省城奔着一线前程的兄长、还有“西海固”的家,分散在了各处,受到经济条件的限制,家书成为最为实惠的联络方式,我们各自为营、收放自如,悉信晤面,字里行间都能切身感受到彼此的气息、慨叹与希冀。家父虽仅有小学文化,可开导教育子女,他自有一套,现身说法永远都是那么的活灵活现,只可惜生不逢时,唯有寄托于后。家书里,看似平淡的只字片语里,生活琐事间,银川装饰总能给人以启迪和智慧。
 
    还清楚的记得,大二那年,邻居家的大叔因病离逝,享年仅36岁,上有耄耋二老,膝下育有四子,嗷嗷待哺。因两家祖祖辈辈亲如一家,他家境富裕,在生活上接济我们是常有之事。得知此讯,我俨然跌进了梦魇,久久不能自拔,于是写信告知家父,以迷信处之。很快,家父回信,我迫不及待的打开,心里想着这下可以打开心结,不再沉溺于此事而不能自拔了。谁知,家父对此一字未提,家书由以前的长篇幅缩减至一页稍多,一则关于家父的往事。失落之余,我还是认真拜读,如父训诫,耳提面命。
 
    故事讲述的是家父十岁那年,家徒四壁,食不果腹。可读过私塾的祖父却坚持让家父与大伯每天翻越三座山头去读书。有一天,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祖父喊着睡眼惺忪的家父两兄弟上山了,他们蹑手蹑脚,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惊扰黎明,碰到不该不碰到的人。直奔那片茂盛的豌豆田,怀揣着祖母打上了重重补丁的书包,手心里一阵阵出汗,可清风徐来,豌豆的清香扑鼻袭来,他们父子仨人不约而同的加紧了步伐,到达了目的地。他们得在天亮之前,解决好一家八口人一天的口粮,银川装修刚刚饱满的豌豆,不能连藤蔓拔掉,只能有选择性的采摘,在最为密集处采摘诱人的果实,既要摘到饱满的豆角,还要做到“不留痕迹”。上弦月的光恰到好处,只听见“蹭蹭蹭蹭”一阵快刀斩乱麻的猛摘,原本就感冒的大伯,实在忍受不了鼻孔瘙痒的折磨,不小心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祖父狠狠的一脚飞过来,大伯连翻两个跟头,爬起来,一声不吭的继续采摘。可这一个喷嚏却惊醒了守田人,祖父拉长声音唤一声“跑”,他们飞一般逃窜离去,膝盖以下的裤腿被露水搭湿,沾满了泥巴,草地上还好,硬路上一步三滑,大伯又是连栽几个跟头,可他始终没有掉队,没有给祖父的脸上“抹黑”,他们心中一阵窃喜,满载而归!
 
    晨曦微明,家父两兄弟几瓢冷水下肚,往腾空了豆角的书包里匆忙塞进两本皱巴巴的课本,不忘衣服口袋里塞几个饱满的大豆角,便算是“早餐”了。顺着门口石台阶的边沿,刮掉了布鞋底上厚重的泥巴,朝着大山那边的学堂奔去,不大一会儿,两座山头已翻过,眼看着学堂就在不远处了,大伯却屡屡掉队,气喘不过来的样子,总跟不上家父的节奏,其实这时家父心里已经有些许抱怨了,只是家中祖训,“长兄如父”,不好发作罢了。家父歪着脑袋,怀疑似的看着吃力前行的大伯,他猛然意识到有些不大对劲,平时大伯都是健步如飞,难道是感冒的原因吗?不至于吧,家父心里已经七上八下,他退回去想看个究竟。走近时,发现大伯面无血色、满头大汗,腿抖的厉害,说话有些吃力,只是说着让家父赶紧去学堂,不然迟到了,他想休息一会儿再走……家父一下子就慌了,不知如何是好,这深山老林的,想要找个帮忙的人都不大可能。情急之下,家父背起大伯使足了劲,一路小跑,奔着学堂所在村的赤脚医生家去。一边扭过头不停的问大伯“哥,你好些了没?哥,等下买药,你身上带了些钱没……”大伯起初还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慢慢的就几乎不说话了,身体软软的搭在家父的背上,越走越沉,终于到了赤脚医生王医生家门口,家父大嗓门吼了一声,王医生边扣扣子,边开门,一脸散漫。顺手把大伯从家父的背上放下来。猛地,王医生嘴巴张的像块大瓢,半天惊的没说不话来,其实此时的大伯已经奄奄一息、弥留之际了。王医生转过头,“赶紧回去找你父亲来”,银川家装家父从王医生的脸上看出了危险,转身朝着回家的方向飞奔而去,又是三座山头,在家父的记忆里,那是人生中最为漫长的路,似乎翻越了三十座大山一样,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口舌僵硬,吐字不全,只蹦出了几个字“我哥,病劲大很了(病很严重了)”,就蹲在那里,把头埋在腿间,瞬间泪如雨下,如鲠在喉!
 
    祖父扔了铲牛圈的铲子,抓起一个出门用的旧褡裢,顺手把家父从领口拎起来,父子二人,一前一后朝着王医生家奔去,祖父迈开两条长腿,越走越快,家父一路小跑,跟的越来越吃力,又是三座山头,又是一个多钟头,两眼发花的家父,感觉那条路无比的漫长,似乎没有了尽头,两个黑点般的身影在起伏绵延的山林里穿行,一片沉寂……等赶到时,王医生家门口人头攒动,七嘴八舌,祖父径直走了过去,大伯已经没有了气息,直挺挺的躺在那里,银川装修打满补丁的上衣口袋里还有几颗没有食完的饱满豆角那般刺眼……
 
    一缕青烟在深山老林里燃起、飘散,家父与大伯从此阴阳两隔!这是生活给家父上的疼痛一课,人生无常,命运无常,唯有眼前当下才是真的,理应倍加珍惜,挺直脊梁、学硬本事方能知恩图报。而不要为已经虚无的一些人和事徒生烦扰误了正事。孩子,慢慢你会明白我的话……
 
读完此信,站在樱花正盛的校园长廊里,心生愧疚,辜负了厚望,枉度了光阴,自己的矫情揭开父亲经年深埋的旧伤。翌日,心已沉淀、让情归拢,提笔复信,意表顿悟。不日,家父回音,首句方为“信悉,有女如斯,我心甚慰”……
 
    时至今日,再翻阅这些厚重的家书,总是从心底里泛起涟漪,感谢家父、兄长与家书伴我一路走来,由衷的期盼你们能一直在原地,等我回来再话当年希冀!
    银川装修设计公司是宁夏地区最专业的装饰设计机构,拥有专业的设计资质,丰富的装潢经验和众多装修案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雀鸣—银川装修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