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抽水烟的女孩——银川装修

发布时间:2016-01-30 15:39 访问次数:

银川装修网

我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说着,把书本合住,提上包快步走到她们宿舍,路上的石子一如往常,让穿着高跟鞋的我,连着崴了两次脚!前面的女孩,回过头来说:“老师,你慢点!路不好!”我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告诉她没关系。这个女孩个头和身板小得像是只有10岁,但其实她也已经16岁了。她大概算是雅心唯一一个比较亲密的小伙伴。本故事由银川装修公司编辑撰写。

我走到宿舍门口,闻到一股强烈的酸味,直冲着我的鼻孔,但还是强忍着进去了。两个女孩子,手忙脚乱地处理着那些呕吐物;一个女孩子不知所措地站在地上,一只手抚在她的后背上。雅心,我只看到她泪汪汪的眼睛里,难受与委屈混在一起。我让一个女孩倒了杯水,拿过来让她漱了漱口。拿了体温计,让她量了量体温。

 

 

 

班主任,就像是学校给学生雇的“小妈”。说实话,两个多月了,这些毛孩子把我磨的一点脾气都没了。他们动不动因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打得头破血流,或者因为一场莫名其妙就结束了的恋爱哭得死去活来,更有甚者,几个男孩子因为某个漂亮又多才多艺的女孩,在教学楼后面的空地上“约架”。更让我觉得无法忍受的是,他们装病请假,不跑操,不吃早餐,反而在宿舍一起泡面!很多时候愤怒的火苗在我的胸膛里乱串,我觉得自己真得忍无可忍了,但还是与某些孩子眼光对视时,便把怒气使劲儿压了下去。在这样一所,教学设备简陋,师资力量相对薄弱,还被社会上很多人认为是混日子的学校里生活,银川装修孩子们也确实挺可怜的。

 

量好体温,我看了看。37.8度,这个温度,低烧。也许是肠胃不舒服引起的,我让那个小不点去招办处,找了后勤周师傅,让他开车把我们带到医院。她还穿着那件浅棕色的棉衣,一路无语。她的头扭向窗外,小不点坐在她旁边,我在前面的副驾上扭过头看她,她在无声的流泪。眼泪像止不住了似的,一直往下流。我把纸巾掏出来,递给小不点,她心领神会地掏出纸巾放到雅心的手里。她微黑的小手与雅心洁白修长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医生问了些问题,再次量了体温,检查了口腔。用毋庸置疑的口气说:“没大事,上火了!”随后,英姿飒爽得开了一张,我一个字也看不懂的药方,上面的字各个龙飞凤舞,神采飞扬,就像他后脑勺上那几根桀骜不驯的发丝。药剂师眼睛一瞥,便知拿什么药,动作熟练麻利,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我缓慢的拿起药看了看,银川装修都是下火和调理肠胃的。

 

回来的路上,她依然看着窗外,停止了流泪。周师傅,一路上和我闲聊,学校不行,连个医务室也没有,孩子们在这里也是受罪。还说现在的孩子,没有感恩之心,把老师对他们的好,都当做理所应当……我默然的点头,再次点头,快下车时,才说了句:“还是有些好孩子的。”

 

我让小不点先回宿舍,把雅心带到我宿舍。给她倒了杯热水,让她先喝上那种饭前喝的药。她默默地低着头,眼睛又开始泛红。我坐在她旁边,拉着她的手,削瘦冰凉的手,告诉她:“你的信,老师看了。水烟,我也留下了。”她轻微地点了点头,我又问她:“周日回家吗?”她摇了摇头说:“不想回去。”

  

 我和她简单的聊了几句,银川装修告诉她:“我在给你写信,明天下午给你。”她抬起脸,既不惊奇也不诧异的看着我,平和地说:“谢谢老师。”眼神里闪过一丝稍纵即逝地感激,声音里似有一种大病初愈的淡然。

 

我在未经装饰的阳台上,看着她酷似男孩子的背影,想起了我的初中时光。那时候的我,也是一头短发,一身中性的服装,一颗敏感脆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