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银川装修资讯

银川装饰公司随笔

发布时间:2016-03-19 09:58 访问次数:

银川装修

生活在银川这个西部繁华都市,每天都围绕着精美的装修样板和构造美丽的设计中,我们城市人装饰公司的设计师,我们都得了幻想症状,不整个装修行业的设计师大致都如此吧。
四堡人稠地少,唐家的十几亩薄地散布在与宁化交界的山沟里。佃户们不用交租,每年到唐家书坊来印几天书,或挑一趟发脚,也就以工代租了。如今唐家无书可印,更用不上发脚,在屡次断炊的绝境下,秋收季节唐子路想起了这些山地和佃户们。

 

这天,唐子路挑起箩筐,什么都没说就出门。逆风扬起两只空洞的箩筐像鼓荡两个胖灯笼,唐子路高瘦的身影就像孤独的旗杆。

 

唐子路轻松地挑着浅可见底的糙米回家,已是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打在喜霞兴奋的脸蛋上,呈现出激动的紫红色。

 

三叔,唐子路已经跨进大门槛,似乎听到喜霞细声的呼叫,不由转身看她。三叔,喜霞闲适地坐在竹椅上搅动手帕说,你哪久出门?

 

这孩子知道我要出门?唐子路撂下箩筐,转身连人带椅抱她进门,但他没有回答喜霞的问题,而是说外面天冷,该回家了。

 

竹烟的温存没能收回唐子路一走了之的念头,每当他的目光与洋孩子对视,心中就阵阵难过,远离他们的愿望比冬季的天空还要高远。

 

明天他就周岁了,竹烟当然是讲洋孩子,你给他起个名吧。

银川装修装饰就来银川城市人家。

唐子路刚吃过晚饭正剔着牙,嘴里呜噜噜的乱响一气,他没有接竹烟的话茬,用牙签挑亮油灯,借到天井吐痰的机会,独自走了。

 

唐子路从床底下拖出那两袋雕版,拍打着厚积的尘灰。喜霞这时用手帕捂住鼻子进来,大妈要死啦,她说。唐子路没听清,扯下喜霞的手帕,叠好塞回她裤兜里,轻拍着她的头问,你说什么?

 

大妈要死啦。喜霞微笑着重复了一遍。

 

这让唐子路大惊失色,因为这个傻瓜除了对飞鸟和小草诉说她的雨夜归途,就是发表预言。唐子路的不安来自于傻瓜的谶言总是像神启那样精确。

 

喜霞所说的大妈就是长期卧病的李花,唐子路忧心忡忡地来厢房探望时,意外地发现李花正和一个年迈的裁缝谈笑风生。裁缝手持硕大的剪刀,裁剪一块苏州出产的水绸,李花高举灯笼,照得那块水绸油一样滑亮。

 

年关做寿衣多不吉利,裁缝说,你的好日子就像明天的朝阳,一眨眼又来了。

 

李花晃动一下手中的灯笼说,它就像人的性命,外人只看到有亮光,其实里头的蜡油干了有谁晓得?

 

唐子路不在乎他们议论什么,李花神采奕奕的样子已经让他放心,喜霞一定是从那里出来才作出大妈要死的预言的。唐子路暗自一笑,悬挂的心又回到了肚子里。

 

心里一踏实,唐子路就睡过了头。唐子路打点清楚,见竹烟在天井里用滚水烫鸡退毛,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他拎着布袋将扁担夹在腋下,悄悄地绕到厢房走廊,打算从后门出去。

 

厢房细长的天井里有巨大的石雕墨池,书版刻好要开印时,洗净墨池,倒进烟墨、香脂兑水调研,再装进墨缸刷版印书。李花手持研墨的木杵,头却探进了墨池。没书可印调墨干嘛?唐子路心里咯噔一下,但也没多想,径自绕过走廊。

 

就在唐子路要出后门的一瞬间,他不经意地又看了一眼李花,她竟然还往墨池中探头。

 

大嫂,唐子路轻声叫了一下,不见反应,他收回踩出门的一只脚,撇下布袋去摇李花。这一摇把唐子路的魂魄都摇到了九霄云外,李花的整个上身栽进墨池,她其实早就淹死在墨水中身僵体硬了。

 

裁缝按李花的请求连夜赶做了寿衣,当他送货上门时正好派上用场。噩耗传来了唐子容,他留下五两银子,扛走了一藤箱的《绣像金瓶梅》首版。

 

宁化的几个佃户闻讯赶来,说愿意抬大奶奶上山,只要三少爷免去他们一年的田租。唐子路做出的抉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但不要佃户染指丧事,而且将一副给李花准备的大棺材卖给了其中的长者。

 

唐子路自己动手,找出几十块备用的屋枧板钉了一副薄棺,连夜殓了大嫂。那一夜月朗星稀,唐子路黑衣箭服,独自扛起棺材上路,后面跟着苛锄的竹烟。由于路程遥远,唐子路中途歇肩了好几次,才勉强将棺材扛到唐子仕的坟墓边。冬季的冻土坚固如磐,精疲力尽的唐子路和独眼的竹烟轮流挖到东方露出鱼肚白,才草草埋葬了李花。当新坟初成,唐子路搬来一块方石暂做墓碑,此时已经是鸡啼天晓。

 

满身泥土大汗成冰的两人终于沿路回到能见村庄的山坡,唐子路横着锄柄坐下卷烟,竹烟一声尖叫拔腿就跑。唐子路莫名地站起来张望,也险些吓破了胆:

 

唐家大院的房顶浓烟滚滚。

 

唐子路丢了锄头呼啸着奔跑,速度远远超过连滚带爬的竹烟。

 

失火的位置是雕版库房,库房门窗下堆了一圈芦芨,芦芨被露水打湿,以至于只冒浓烟不见火焰。等竹烟脸色苍白地赶到,惊骇交加的唐子路已经轻易地扑灭了芦芨的暗火。一头钻进房间的竹烟突然大喊大叫: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竹烟蓦然注意到站在拐角的喜云和喜霞,喜霞见她的独眼露出狰狞正张牙舞爪地扑过来,害怕地缩成一团,并抬手指库房说:

 

里面。

 

这天正值周岁的孩子被手捆脚绑,竹烟从库房的雕版夹缝中抱出他时,已被浓烟呛得口哑眼直。

 

喜云眼中的深仇大恨还在熊熊燃烧,唐子路气得手脚冰凉,他抖开一根棕绳三下五除二就将她吊在门楣上。小小年纪就会杀人放火,唐子路打肿了她的小脸,愤慨地咒骂,长大了还有我们的活路吗。

 

喜云单薄的身子秋千般地摇荡,她没有求饶,咬牙重复着两个字:

 

我恨。

 

竹烟手忙脚乱地弄醒了孩子,安抚他睡下立即就出来救喜云。你这是要我的命,懂吗?竹烟解开棕绳,吐口水擦拭喜云指印清晰的脸蛋说,你逼她,她早晚要害了孩子。

 

唐子路觉得自己的肺都快气炸了,但表现出来却是蹲在地上抱头痛哭。男人的哭声有异常强烈的震憾力,身边一大两小三个女人即刻就无声无息地散开,去厨房做饭去了。

 

唐子路的哭声在空旷的唐家大院回荡,他听到了回荡,心情就渐渐平静下来。他擤去长流的鼻涕,伸出沾满黄泥的袖口擦去泪水,懵懵懂懂的走进竹烟房间,抱起洋孩子。

 

这个金发棕眼的小洋人以刚周岁的亲昵叫了他一声,这一声令唐子路醒悟到,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命中的注定,从而改变了他的一生。因为洋孩子叫他:爸爸。
银川装饰公司小编随笔,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