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银川装修资讯

记忆中的平利:曾经《语文》课本中的我们

发布时间:2016-03-12 15:36 访问次数:


儿时的我们,享受着时间的散漫,无论是马龙潭的石头,还是坝河上的吊桥,都曾经留下过我们的身影,微平利试图让我们穿越那段时光,在往事中,寻找童年的印痕。

 

  那是1988年下午,奶奶慈祥的坐在板凳上,我与邻家的小妹尽情的玩着水,午后的阳光散漫,丝瓜棚下,棚子里的水凉飕飕的,知道吗,那时候,平利有空调的人家少之又少。

 

  看到没有,我已经长大了,上小学了,时间已经到了1991年的除夕,快过年了,家里正在做糍粑,我吃着软软的糍粑,甜甜的,那味道,比现在超市卖的,甜的多。

 

  时间呼啦啦的跑,到了1992年的2月,卖爆米花的叔叔,到了家门前,吃不吃爆米花,没一点关系,能听到那声“砰”,就足够了。

 

  春天总会带了惊喜,尤其是那个年代,当老师第一次带我们到二道河下面春游的时候,河边的桃花,开满了整个河岸,草长莺飞,我拿出书包里的彩笔,画上了第一次心中的家乡《可爱的平利》,如今这里的桃花早就没了。

 

  王小五已经出去闯荡多年了。可是1992年秋天,当他爸爸从八仙佬上背下来一口袋洋芋,我们迫不及待的背到五峰山上,烧了起来,那洋芋的香,至今让人回味,为此,他妈还打了他一顿。

 

  1993年下午,王小五喊我到操场坝去刷蚂螂,他骑上刚买的自行车,兴奋的劲比吃了糖都高兴,他带上我在操场坝转了几圈,还骗了我两个铅笔头呢?

 

  放暑假了,校园里空空的,我们跑到堰塘边上,开始跳绳儿,王小五把郭麻藤甩得老高,在我的小辫子边上呼呼的响。

 

  这年冬天,王小五家的柿子红了,他家的柿子红彤彤的,像小女孩的脸蛋,我们打了几个柿子,被他妈看见了,拿起木棒槌赶了我们好远,停下来的时候,身上都汗湿了。

 

  后来,我们渐渐的大了,学习抓紧了,玩的时候少了,学习就成了我们主要的,童年的生活,像记忆一样,尘封在我的心中,大学毕业后,我回到了小城,王小五经常打电话,如今他已经成为某城市赫赫有名的大老板了,而我依然在平利,感受着一年四季的变化。